暗透星光

今天参加北京I DO漫展,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cos觉哥/小丑的,结果因为觉哥走路带风甚有气势,非常震惊之下,忘了求合照!!!
嘤嘤嘤~我的男神!!!
擦肩而过之后找了两圈也没有看到他,之前惊鸿一瞥,感觉cos的很像啊,那种“邪恶”的气质成功地征服了我
暴风哭泣!!!

很佩服这种敢于承担和反思自我,但其实抄袭和侵权并不等同,从旁观者的角度讲,删书退钱的要求并不合理,法律途径解决或许更客观理性。在勇于承担责任后,希望道长能够振作起来,带给大家更好的作品!

小说宅:

《走进修仙》前段时间的抄袭风波,作者自己出来的处理
道歉,锁文,离场,并让所有人替他记住自己的污点
不知怎么想起一句话:男人犯错,挨打要站直。
还是很喜欢他。不希望一时的错误毁了他,也毁了一本好书。

看你谈笑风生的样子,爱你睥睨天下的放肆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

呆毛洛不说话:

那个粉丝见面会。。。四舍五入就是叶黄婚礼!官方!告白!【不

第六集脑洞还没开完就被这个打断了,5P预警

真甜啊!【哭着喊

PS没黑老王人气我自己也是老王粉= =也没黑叶修人气我也是叶粉= =求求大家看这玩意时候别太玻璃心真就是因为喜欢才调侃的开玩笑的,要是你们都觉是黑那我就真不知道脑洞怎么开好了QWQ

具体台词记不清了【就是个脑洞不要辣么严谨

不喜慎入!不喜慎入!不喜慎入!算我求求你们了!

又双叒叕:

又开了脑洞_(:з」∠)_
嘉世小叶和国家队老叶的相处模式想想就萌,就画了
画两只天使好开心啊!


反正都不科学了ooc就无视吧……如果分不清两个人,那我也没办法,反正他们都是一个人(喂


其实我本来只想涂p6,鬼使神差就又画了个条漫,都是他们太可爱的错!

九星 阿稚出场纪录(唐正、阿稚互动部分)(一)

  被安利看了九星,确实很棒啊,不过最后几十章还没来得急看。CP的话,虽然男主男配也不错,但我还是想站唐正✖阿稚,最喜欢阿稚这样有些小傲娇小炸毛、实力也不弱的啦~一撩一炸神马的萌化我的心(不要跟我提年龄,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CP怎么称呼呢?正稚?(基友说不如叫智障组合,哈哈哈)我觉得也可以叫正邪,毕竟阿稚大名是方幼邪,嗯【点头】

  好不容易考完期中,来总结一下阿稚的出场和比较萌的互动~

第六章

  那张桌子上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个十二三岁小男孩,看上去像是爷孙俩。

   听到蓝家头领的声音,两个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吃饭、喝酒。

  “哟,让这么小的孩子喝酒真的好吗?”唐正低叹一声。

两人初次见面,宿命的相遇啊

第七章

  “你用的,应该是纸醉金迷的花粉吧?”两个人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

   “啊?你们是……”田蒙抬头一看,从三人高的屋顶上跳下来的,正是之前在小馆里爷孙俩。

  “你们胆子真够大啊,居然大庭广众之下用纸醉金迷。”那小孩儿凑近唐正,那种饶有兴趣的目光,从下往上投向唐正的脸。

   “大人说话,小正太不要插嘴。”唐正拍了拍小孩的脑袋。

   “你……”小孩儿像受惊的猫一样,一下弹开身子,“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这样跟我说话!”

   “我不知道,但是,你们家大人没有教过你,被人解围之后,至少应该说一句谢谢吗?”唐正笑眯眯地问道。

   “哼!”小孩儿嘟起嘴,“才……才不要你解围呢。”

   “不需要,就不用说谢谢吗?”

   “哼,明明是你害我没打成架!”小孩儿一扭头,脸上全是别扭。

   一边说,小孩儿却一边又抬起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去瞄唐正的手。

   奇怪了,明明是那么平常的一双手。

   可怎么拍到他脑袋上之前,他一点察觉都没有?

摸头杀哟,阿稚纠结拍脑袋纠结了好多章,啧啧

 “唐兄,我……我莽撞了。”田蒙回想自己的一系列举动,脸上有点挂不住。

 “你这不叫莽撞,只能算是涉世未深,”说着,唐正指了指小孩儿,“喏,就跟这位一样。”

 “你说谁呢!”小孩儿身后忽地腾起了一道骷髅白骨的星象!

   骷髅双足之上,分明点亮了两颗明亮的星星。

   田蒙眼皮猛地一跳:“二星……血海尸王……”

   一直在一边没有说话的老者,呵呵笑了两声,看上去枯槁无力的手,轻轻在小孩儿肩上按了一下:“好啦,阿稚。你本来就涉世未深……”

   “哼!”只见阿稚的星象,不情不愿地被按了下去。

评价涉世未深get

第八章

  夕阳西垂。

  唐正三人,已经站在了城郊的小道上。

   阿稚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嘲讽:“看,顺着这条路往北边走,就是通往乌龙镇唐家堡的路,没有岔路,你走上六七个时辰,也差不多就到了。”

   唐正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谢了。”

   “哼,大爷我本来不想告诉你。”阿稚仍然一脸的别扭。

   “那么,就此别过,有缘再见!”唐正直接无视了他,朝着老者拱了一下手,转身而去。

   等唐正走远了,阿稚却还愣在了原地,好久才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他……他就这么走了?”

   老者笑着点头:“对呀。”

   “啊啊啊,他有没有认真听我说啊?我说,六七个时辰啊!”阿稚气得走过来走过去,“他不准备回乌龙镇,雇辆马车什么的吗?”

   “回不去了。”老者叹息了一声。

  乌龙镇马上就将要被蓝家翻得底朝天了。

  现在回去雇马车,哪里来得及?

  “可是,六七个时辰,他就准备……准备就这么徒步走过去?”

  “大概吧。”老者慈爱地在阿稚脑袋上摸了摸。

   阿稚忽地气息一滞。

   他困惑地抬起头,看向老者枯槁的手。

   就连老者摸他脑袋,他都提前能有感觉!

   但是,刚才那人摸他的脑袋,他却真的一点察觉都没有!

   就好像那只手摸到他脑袋上之前,根本都是不存在的一样!

   “对了,还没问他叫什么呢。”阿稚郁闷地想起来,看来,只好等所谓的“有缘再见”了。

阿稚真的是涉世未深啊,可爱别扭,老是纠结摸头的问题,最后还为得不到唐正名字而郁闷~不用郁闷啊,很快就会再见哒,摸摸阿稚

第三十六章

  行徕客栈还点着灯,但是,一楼已经没有什么客人了,大多数客人都已经回房间休息,只剩下少数的两三桌醉汉,还在那儿喝酒划拳。

  唐正的左脚刚踏进客栈,感知就突然一下绷紧了。

  整个客栈,似乎被一股强大的星力覆盖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圈。

  只见最角落的一张桌子上,一老一小一正坐在那儿喝酒,而他们对于唐正而言,也不算陌生人了——上次和和田蒙在小馆中,他们和这一老一小就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就是这位老者,提醒了田蒙星爆的后果,让他赶紧去找天医谷少主萧叹止。

  唐正还记得,那个傲娇小子好像叫阿稚。

  他进来的时候,老者并没有抬头,依然在低头喝着他的酒,倒是阿稚放下了酒杯,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了一丝诡异。

  阿稚的那种眼神,在唐正看来非常奇怪。

  并不是再遇熟人的欢喜,也不是那种他特有的别扭,而是,像在唐正身上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

  唐正没有理会这别扭小孩,只是朝他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走向了掌柜那边,用几乎能震碎楼板的声音道:“我要天字九号房!”

……

  就在唐正上楼的时候,角落里的阿稚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不屑地哼了一声:“切。就他?上次还说我涉世未深!”

   “他说过吗?”老者一笑。

   “说过啊!”

   “是吗?你记得很清楚啊……”

  “鬼爷爷,你刚才看到了没有,他居然抛出一个紫金通宝,还大声报出了自己要的房牌——天字九号!”

  “嗯,看到了。”

  “他自己江湖经验这么浅,竟然还有脸说我涉世未深,这个人真的是厚脸皮!”阿稚一边说着,一边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跟赌气似的又一饮而尽。

   “哦。”老者却看着唐正的背影,含笑不语。

鬼爷爷很懂嘛,调侃阿稚记得很清楚啊,对唐正关注得不得了

中间省略打斗过程(当然打斗也很有意思)

  唐正听到阿稚的声音,回过头来,也是一怔:“草!你在这里干蛋?”

  阿稚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这个窗口外的机括声,扭成了一个惊恐的眼神。

  窗外,一排足以把人轰碎的弩箭,正闪着可怖的银光,朝着他覆盖过来!

  “死定了。”阿稚惊恐的目光,一瞬间就转为了绝望……

  他现在双脚都被猎夹卡住了!

阿稚被唐正的连环陷阱搞得够惨。。。

第三十七章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唐正从背后绕住了脖子的那个黑衣刺客,竟然拼着最后一口气,朝着阿稚的方向,扔出了一个圆筒!

  阿稚还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咦……”唐正看到黑衣刺客拼着最后一口气,要杀的却是阿稚?

  “那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死?”阿稚简直是郁闷得要自杀了,“刚才那个人,他是来杀我的,不是来杀你的!你没事干,抢我的人干嘛?!”

  “……”唐正差点被口水呛到,“什么叫哥抢你的人?你把话说清楚!”

  “嚯呵呵呵呵……”老者温和地笑着朝阿稚压了压手。

  阿稚一肚子的火,也只能咽了下去。

真是一个大乌龙啊~不过没关系,这样才能加深两人感情

  阿稚看唐正是越看越不顺眼。

  他看唐正不顺眼也正常,堂堂一个二星武者,没被来杀他的刺客杀死,却差点被唐正的机关给玩死了!

  “喂。”阿稚趁着老者在跟护卫们交涉的时候,扫了唐正一眼。

  “什么?”

  “你……你要道歉!”阿稚一脸别扭地,朝唐正提起了自己的小要求。

  唐正心里猛地栽了一下,他还以为阿稚要趁老者不在,跟他说什么有营养的话?

  他都险些把这小正太给杀死了,结果,这小正太想了半天,居然就想出了一个让他道歉的要求!

  “我也不是要你今天立刻就道歉。”阿稚斜了一下眼睛。

  “……”唐正这次是真的被呛到了。

  “那什么……你今天花了不少钱,又没杀到你要杀的人。等我有钱了,把被鬼爷爷毁掉的机关的钱赔给你,你就要跟我道歉。你记住了吗?”

  “……”唐正心道,这孩子人不大,说话倒还挺冲。

  “哼,如果你不道歉,我会杀了你!”阿稚手上的两把短剑扬了扬,示威。

  “……”唐正扫了一眼阿稚脚踝上的伤,摊了摊手。

  到时候,谁杀谁,还说不定呢?

阿稚这孩子真是超萌啊,明明被唐正的陷阱搞得很惨,险些被杀死,貌似继承人考核也要受到影响(这一章鬼爷爷还未回答考核问题)。结果他还一本正经地想要说话,偷偷摸摸扫唐正一眼,别扭地提出道歉的要求,唐正都被他想半天提出来的要求哽住了。竟然还斜眼看人,承诺赔偿唐正的陷阱损失,我的天,怎么这么可爱!

未完待续。。。

我在淘宝上各种催催催,提醒发货消息都发到了上限,终于在今天收到了,开心到飞起,啦啦啦,叶黄你撩我炸的相处模式简直萌翻我。最后表白太太^_^ @你的O_o明亮又闪烁